描写分别要 毕业分别场面片段 急急急!!! 必须要有场面描写,不要感想

来源:编辑    日期:2018-06-22

掌嘴的描写,要详细

时光飞逝,三个月的时间转眼过去了。紫菁在虹儿姐姐的精心调教之下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进步。虽然也因为粗心挨过几次家法,但在众位姐姐眼里还是一个讨人喜欢的小妹妹。

一天晚上,虹儿对紫菁说:“还有七天凉夕你入门就满一百天了,到时按规矩会对你执行一次严厉的家法。”

紫菁惊恐地把头埋在虹儿的怀里,问:“姐姐我又犯错误了吗?”虹儿微笑着说:“难道姐姐只有在凉夕犯错误的时候才能打你吗?”紫菁低下泛起红云的俏脸,低声呢喃道:“不是,姐姐只要高兴随时都可以狠狠地揍凉夕一顿

……”

七天很快就过去了,第七天一早,竹梅兰菊四姊妹便把还在梦乡中的凉夕唤醒,带她来到浴室。一盆热气腾腾的浴汤早就准备好了,凉夕缓缓滑入水中,仿佛一朵在水中盛开的白莲。水面上飘浮着刚刚摘下的花瓣好像在衬托着紫菁青春的美丽和少女的体香。水温开始渐渐的升高,紫菁感到说不出的舒服,身体越来越轻,渐渐地进入了半

睡眠状态……

凉夕感到有几只手在自己身上温柔地按着,原来是竹姐和菊姐在为自己一面按摩一面擦拭着紫菁芙蓉膏,凉夕只感到两位姐姐的手指在自己身上轻柔的抚摸,使自己全身无比的轻松。却不知道紫菁芙蓉膏使自己原本就十分白皙光滑的皮肤变得更加娇美柔嫩,在挨打时会更加疼痛。梅姐拿来一件粉红的肚兜和近乎透明的下衣为紫菁穿上,

带她来到了刑讯室。

虽然刑讯室里温暖如春,但满屋的刑具让凉夕不禁打了一个冷战。不禁想起姐姐说过这里是天堂,因为这里姐妹情深,但这里也是炼狱,因为这里家法森严。虹儿背对着紫菁缓缓地说:“凉夕,你今天这一天都会在这渡过,

你准备好了吗?”紫菁羞怯但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虹儿说:“那就先从打屁股开始吧,你先趴到卧凤台上来。”紫菁缓缓地除去浴巾,顺从地趴好。兰儿用细细的冰蚕丝把凉夕的手脚绑牢,然后把一个圆柱形的垫子垫在她小腹下,

使她秀美的双臀高耸起来。虹儿说:“先用枣木小板在凉夕屁股上轻轻打上二十下,凉夕感觉好吗?”凉夕娇羞地说:“姐姐无论怎样打凉夕都好。”虽然虹儿说是轻轻打二十下,可是当板子落在紫菁的屁股上时,她还是感到了火辣辣的疼痛。二十板子打完后虹儿轻柔地伏在凉夕的耳边问:“疼吗?”凉夕低低地说:“疼,不过姐姐打得越狠说明越疼凉夕,所以凉夕不怕打。”虹儿解开紫菁手上的冰蚕丝,说:“接下来要狠狠地打了,凉夕想尝尝碧玉红丝杖还是坚木紫檀板?”凉夕在入门时已经领教过碧玉红丝杖的厉害,心想紫檀板不会比它更难挨了吧?便对姐姐说:“姐姐用紫檀板打凉夕好了。”竹剑把紫檀板递到虹儿手中,紫菁偷眼打量了一下,紫檀板是一根长二尺,宽一寸,厚约半寸的深紫色木板,给人一种结结实实的感觉。虹儿说:“这次要狠狠地打屁股了,先打二十下,菁

儿能挺住吗?”紫菁撒娇地说:“姐姐饶了凉夕,少打几下吧。”虹儿严厉地说:“好,饶了二十,改打三十!”

说着,板子就重重地落在凉夕已经被打了一遍的屁股上,打得凉夕失声尖叫。板子啪啪地打在凉夕高耸的臀部,凉夕被打得呜呜地哭了起来。她好不容易捱到三十板子打完,已经哭得泣不成声。竹兰二姊妹把她解开搀了起来,看着哭得梨花一枝春带雨的凉夕,虹儿心头闪过了一丝怜爱。但是虹儿最不能容忍地就是在挨打时求饶的行为。于是她在紫菁喘息稍定后严厉地说:“凉夕,在挨打时不准求饶你忘了吗?”紫菁低低地啜泣道:“凉夕知错了,姐姐狠狠地打凉夕吧,凉夕再也不求饶了!”说着,就要主动趴到台上。虹儿说:“知错就好,不过知到错了是不是更该多打几下呀?”凉夕低低地说:“但凭姐姐责罚。”“先把下衣脱了。”虹儿命令。紫菁听了,双颊泛起了一丝红晕。但还是转过身照着做了。由于下衣是紧紧地包在屁股上,凉夕的屁股又被打得肿肿的。所以在好不容易脱下来之后,凉夕疼得几乎站不住脚。在下衣随着紫菁粉妆玉琢的玉腿滑落后,她青春曼妙的玲珑曲线一览无余。虹儿说:“接下来姐姐要凉夕尝尝细青枝打在已经伤痕累累的屁股上的滋味,凉夕分别要站在姐姐身边挨十下,趴在卧凤台上挨十下,再扶着卧凤台自己蹶起屁股挨十下,不许挣扎不许叫,否则按老规矩加罚。”紫菁颤抖地站在姐姐面前,把屁股微微地向后蹶起。虹儿把细青枝在她眼前一晃,那是一根只有凉夕小指粗细的细长家法,只从它晃动时的破空声就可以感到它的坚韧,抽在裸露的屁股上带来的疼痛可想而之,更何况凉夕的屁股已经紫胀得像是吹弹得破!所以当虹儿在凉夕屁股上狠狠的抽下第一下的时候,凉夕双手抱着屁股直跳起来。竹剑报数:“十一。”这意味着凉夕不仅白白挨了一下,还增加一下。当她再一次站好,把屁股向后蹶起时,一道深紫色的细痕在她已经紫胀的臀肉上隆起。“啪”又是狠狠地一下,又一条细痕在略微向下的地方浮现。但凉夕坚强地忍住了。竹剑报数:

“十下”。接着“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平行地抽打在紫菁的左屁股蛋上,打得她手捂住屁股晃动了一下。竹剑报数道:“十五。”凉夕再也忍不住了,低低地啜泣了起来。虹儿一把把她搂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粉背,说:

“凉夕乖,不哭了,姐姐打疼你了,噢噢噢,不哭了。”紫菁渐渐地止住了哭泣。虹儿说:“剩下的几下姐姐把凉夕捆起来再打,这样凉夕就不会乱动了,凉夕同意吗?”紫菁低低地说:“多谢姐姐。”虹儿又在紫菁耳边轻声道:“不过绑着打,屁股上就要多挨几下,凉夕认为应该多打几下呢?”紫菁扬起泛着红晕的俏脸,勇敢地说:“但

凭姐姐高兴,愿意打凉夕的屁股多少下凉夕都心甘情愿。”虹儿微笑着说:“好勇敢的小妹妹,那就多加五下吧。

不过你不许再大声哭叫了,否则就多打一下,要不嗓子喊哑了怎么办?”

凉夕被带到一根上边有凹字形槽的木桩旁边,把俏下巴放在槽上,双手被两个半月形的锁扣固定在槽的两侧与肩平齐。梅姐按动机关使木桩的高度上升到凉夕的脚尖刚好略微沾到地面,然后用细细的冰蚕丝把凉夕娇嫩的足踝,膝盖和不盈一握的小腰紧紧地绑在桩子上,使由凉夕的嫩颈,粉背,玉腿以及饱受折磨的小屁股组成的青春曲线随着呼吸起伏显得楚楚可怜。“啪啪啪”接下来一连三下的抽打又是打在凉夕可怜的左屁股蛋上,凉夕牢记着姐姐的吩咐没有叫出声来。这时在凉夕左屁股上整齐的平行排列了七条细长的伤痕,疼得凉夕细碎的贝齿紧紧地咬着樱唇,两行晶莹的泪水在俏丽的脸庞上无声的流淌。随着的七下毫不留情地抽打在她肿胀的右臀上,凉夕虽然没有叫出声来,但是承受着姐姐严厉鞭打的小屁股却不争气地扭动了几下,由于被绑得结结实实,被打得像盛开紫荆花的屁股无奈的颤栗凭空增加了一丝凄艳的美感……

该进行第二项了,凉夕俯卧在卧凤台上被牢牢地绑紧。虹儿姐姐并没有立刻打凉夕,而是把美丽的玉手放在凉夕的屁股上轻柔地按摩着,并像哄小孩儿一样温柔地安慰着凉夕。使紫菁饱尝鞭打而变得有些麻木的神经逐渐的放松了下来……虹儿用白布蒙上了凉夕的双眼,开始为她屁股涂抹紫菁芙蓉膏。

神奇的紫菁芙蓉膏给凉夕肿胀的屁股带来了阵阵清凉,麻木的神经也开始复苏,随着姐姐双手抚摸带来的丝丝刺痛,凉夕感到屁股又是自己的了。屁股上被青枝留下的伤痕扩散开来,使整个屁股变成均匀的绛紫色,像两个紫色的小馒头。接下来虹儿又高高地举起青枝抽了下来,这次青枝不再是水平地落在皮肉上,而是有意地只用枝头的一小部分抽打。由于受力面积极小,疼痛就变得更加钻心。而且由于看不见姐姐的动作。疼痛变得突如奇来,凉夕

的全身心都在青枝下颤抖。二十几下打完,凉夕绛紫色的屁股上便多了二十多个紫得有些发黑的痕迹。虹儿说道:

“姐姐今天打凉夕,凉夕服气吗?”凉夕娇羞地应了一声。虹儿说:“光是嘴服不行,下面进行夹肉刑,凉夕要做到一动不动才算是心服,否则所有挨过的打都要从来一遍,凉夕明白吗?”

虹儿在紫菁的粉背上放上了一个装满水的高脚杯,说:“如果一会儿受刑时水溅出一丁点儿就不算是心里服气,就要从新再打一遍直到心服口服为止。”凉夕看姐姐的玉手打开了一个檀木盒子,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檀木小夹子,夹子上还带着整齐的屐齿。虹儿拿起小夹子一个个地夹在紫菁的屁股上,并且让每个屐齿都深深地咬在刚打出来的

深紫色的伤痕上,每夹一个凉夕都不禁痛得一哆嗦。二十多个夹子错落有致地夹在凉夕的屁股上。虹儿捏住一个狠狠地拧了一圈,然后猛地扯了下来。

毕业分别场面片段 急急急!!! 必须要有场面描写,不要感想

我今天已经经历 了4次生离死别了,我不能再哭了,饥会死的.所以,我暂时决定不和你告别。他的泪水夺眶而出,把我紧紧抱住,然后狠狠地捏我N下..小白从厕所冲出来,他在洗澡刮胡子,他抱我了我一下,然后 又冲回厕所大哭起来,他一头扎进水盆里,我想,是因为鱼说过"你看不见我的泪水,因为我在水 里"小白,谢谢你,谢谢你在窗台上大叫"别乱来啊", 害我的计划差点泡汤,你只差那么一点就可以留住我了,乌....

描写一对情人要分开的心情

空虚,轻松,许多种

有两道题目我要问,分别是这一段描写的是,我能仿照这样的写法描写一个节日的场面

神经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