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历史发展 上海历史发展六部曲(赵震忠)(2)

来源:编辑    日期:2018-06-11

上海历史发展六部曲(赵震忠)

赵震忠

上海浦。产生“上海”的源头。600年前,她是沿今外滩、十六铺至乌泥泾一线的一条不小的河流。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的《吴中水利书》首载其芳名。该《书》说:“松江之南,大浦十八,有上海、下海两浦。”上海浦是吴淞江南岸的一条支流。又过200年,宋末1193年的《云间志》仍有此浦。上海浦作为一条有名有实的河流,消失于公元1403年。此后她成为涛涛黄浦江的一段。明永乐元年,户部尚书夏原吉来治苏松水患。其时,原向东流经今浦东机场一带入海的吴淞江,河床已成平地。夏另开凿范家浜,南连上海浦,再南黄浦;北接南跄浦。如此“一浜连三浦”,北出老吴淞口入海。20万民工,耗时近两年,加深拓宽,形成了一条很大的新河,这就是“黄浦江”(见《上海地名志》56图、《上海水利志》)。

上海浦又是怎么来的?关于“上海浦”的得名,似乎可根据弘治《上海志》记语“上海,旧名华亭海”。“其名上海者,地居海之上洋故也。”加以联想。就是说,今天市中心区地块,古时是一片海。当长江、吴淞江的大量泥沙逐渐填高此海床时,这海被分成上洋下洋。此后进一步淤积,它便海不成其海,被连片沙洲分成一条条浦了。有一条浦因为显居“上洋”便名“上海浦”了。

上海村。大约进入唐朝,即1300年前,20里宽的吴淞江,就随着泥淤陆长海退,大大变窄了。“上洋”之上海浦等几十浦形成了。这南北向的上海浦,有东西向的大浜方浜和肇嘉浜。在这浦边浜沿便有了忙碌的人们,形成村落。到了公元1193年时,《云间志》记载华亭县东北120里处有个高昌乡。该乡“有九保十五村管里四”。这个地块就是今天的南市老区。四个“管里”是:高昌、盘龙、横塘、三林。可惜该《志》只记到“里”未记到村。笔者以为,这个高昌“里”中肯定有个“上海村”。《上海春秋》上说这个村有七八条街巷,居民不及百户。加上周围村落,人和各业已不少。所以900多年前就设“上海务”了。史实已表明,这“村”和“务”就在方浜入上海浦处。

上海务。“务”是国家管控地方税收或海上贸易的基层单位。有酒务、税务、市舶务等。北宋熙宁十年(1077年)设上海务,为秀州(今嘉兴)十七处酒务之一。政和三年(1113年)华亭县设上海市舶务。元至元年间,设上海“税务”。后至元三年(1337年),上海建县半世纪仍设上海务(新《上海县志》13页大事记,《上海地名志》5页。《古上海述略》37页)。“上海务”,跨时200多年。这些“务”的办事地点都在上述“村”。

上海“市舶司”。市舶,唐宋元对中外互市船舶通称“市舶”。市舶司,古代官署名。此署掌检查出入海港的船舶,征收商税,收购政府专卖品和管理外商等。其官,唐设市舶使;宋设市舶提举。提举官兼监镇。元明称市舶提举司,长官称提举。“上海市舶司”,宋代为分司,元代始由分司升司。

北宋政和三年(1113年),华亭县因青龙港在海上贸易地位的上升,始置市舶务,后升为市舶分司。过150年,宋景定五年(1264年)青龙镇市舶分司,因吴淞江淤浅,青龙港失去港舶意义,而移驻上海浦边宋上海务榷货场,成为“上海”市舶分司。缪相之为分司提举。(新上海县志p12大事记)“咸淳中(1267年)董楷始分司上海镇”。“咸淳八年(1272年),为陈珩市舶司”。至元十三年(1276年)元军攻逼上海镇,宋上海市舶分司提举费梥率镇归附元朝。元因朝廷在北京,需大量漕运,而更加重视海运。至元十四年(1277年)将上海市舶分司升为市舶司,“提举,令福建安抚使杨发督之”。(嘉庆《上海县志》卷八)翌年上海市舶司去肇嘉浜(今复兴东路)阜民桥北建造新司署。明年迁入。过20年,元大德二年(1298年),元廷命上海市舶司归倂四明(当时称庆元明州,即今宁波)市舶司。元上海市舶司就此业务终结,吏员例革,衙宇空闲。

上海镇。镇之所建,是由于青龙港衰落,上海浦港兴起。《云间志》、弘治《上海志》显示:(一)宋末,1264年上海市舶分司建立后,随之“上海”地区人口大增,港舶辐辏,番商云集,有军隘,有官署,成为“华亭东北一巨镇”。按宋制,市舶司提举兼监镇。此时上海镇已立。基于今盛世修志,已定咸淳三年(1267年)置上海镇。並定第一任监镇董楷。笔者不另立论。其他过早立镇的猜想,如“宋熙宁七年(1074年)立镇”,“1077年上海镇设…”等,都因《云间志》、《元丰志》只载青龙镇而可搁置不论。(二)镇衙所在仍是宋市舶分司榷货场故址。应该指明的是,宋榷场在上海镇归附元朝后,被改为镇守总管府运粮千户所。上海立县时已历近20年。(见《上海建县记》)(三)这个上海镇,(青龙镇也然)并不是乡镇一级政权的镇。而是“镇戍”之镇。《云间志》记华亭县辖十三乡,并无已成镇的青龙镇。故也无该镇辖什么保里村。手握“华亭镇印”的杨潜却不记其县治在华亭镇。费梥降元后得官“镇守总管”,并不是监镇或镇长。行政权仍归高昌乡。镇官“县之冗职耳”。可见,宋末对镇很不重视,似乎无所谓镇之立去。

上海县。明《弘治上海志》载:“上海,旧名华亭海。当宋时,番商辐辏,乃以镇名,市舶提举司及榷货场在焉。元至元二十九年(1292年)以民物繁庶,始割华亭东北五乡,立县于镇,隶松江府。其名上海者,地居海之上洋故也。”笔者以为这样说就可以了,不必把上报时日,批准年月都定为立县要件。定1292年立县是多数史志书的写法,也是当年参与筹备立县事务的县教谕唐时措写“建县记”的提法。他特别写明“至元壬辰春,是年闰六月二十二日主簿郗将仕首至,卜廨蒞事”。即郗主簿首先上任,挂牌办公,标志县正式成立。不像有的虽批准而未挂牌成立者。

关于上海县治所在地。《弘治上海志》·《唐时措记》(1993年《上海县志》1330页收为附录,改名《上海公署记》)写得清楚:“卜廨蒞事”挂牌办公的地方是“唯旧榷场厅宇”,是“镇守总管府运粮千户所”。即上海浦西岸的原上海镇衙里的榷货场,和元朝的“运粮千户所”。其“厅宇湫隘,藏椟无庋,系囚无圉”。即房屋又少又小,而且低暗潮湿。以至办公没地放文件橱,办案无关押人犯场所。这就是上海县治头八年的驻地实况。这“县治一址”今在何处?1997年4月出版的《南市区志》12页:“景定五年(1264年),缪相之提举上海市舶分司。其分司署及榷货场设浦滩处(今中华环路东,外咸瓜街老太平弄北地块)”。这里就是该志在沿革节说的:“上海县,初以原榷货场为县署。”也就是董楷做“监镇”的上海镇衙。

上海县“县治二址”:唐时措《建县记》说:在“旧榷货场厅宇”,“居不安焉。”过了六年,到元大德二年(戊戌1298年)秋,正在议论迁建县治时。巧了,十月“适有并海舶归四明之命”。即朝廷下令撤销上海市舶司,业务归于庆元明州(今宁波)市舶司。于是乎市舶司业务移交,“官吏例革,衙宇空闲”,是老天给县治安排的好地方。又于是征求各方意见都认为好。马上向省台打报告。第二年四月省台批准文来,经过修缮搬了进去。具体地点,就是上述1276年在肇嘉浜阜民桥修建的元上海市舶司署。就是今天南市老城方浜路南,光启路西,三牌楼路东,学院路北地块。在这“县治二址”上海县衙维持了610年。应当补充说明的是,这个县衙二址并不是1299年小修一下搬进去就完事的。搬进去的当年,暴雨加海潮,把墙泡塌,把屋顶漂走,无一间可以办公。当年的监县(蒙古语:达鲁花赤)蒙古人雅哈雅,“慽然”带头捐自己俸禄,县尹、县丞、主簿也捐了俸银;县城富室大户也捐了钱。募了一大笔工程款,委托原市舶司“下岗人员”姜济主持,按照当时一般县衙大院的规格和布局大兴土木。三年后,1302年迁入时,有了“六房”屋和各官廨。有了大堂二堂和囹圄。特别是有了二层三间二户四窗,下为大门,上置更鼓的“谯楼”。“扶杖登楼”四面望去,东望大海,西望机山,南望昆山,一目了然。堪比今天东方明珠塔之视野。

(作者系《上海监狱志》副主编)

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

杜台科学2007年第9期郏祖安l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所史遗憾

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

郑祖安

摘要:回顾上海城市改造、开发和建设的百年历史.奢发现当时的一些作为受时

代及环境的局限,有许多不妥之处和留下不少后道症。主章用比熙和反思的方法爰具有

代表性的实例.提出和研究了上海在这方面留下的三大历史遗憾,以此强调当夸城市历

史遗产保护工作的重要性。

关键词:城市遗产;历史遗憾;名城保护

中图分类号:F299.笠;G∞}TU984.2文献标识码

作者简介:弗祖安。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女(上海200235)

每一个城市在自己成长演进的历程中,其整体和局部在一定的时候都会进行程度不等的改造、开发、建设等。一般来说,通过具有一定规模的工程,相对以前的城市和地区,大多数的整体和局部都有所改良,有所更新,有所提升。因此无论是城、区,无论是片、点的面貌和内在,多数都取得了进步,甚至是出现了飞跃。然而也有一些改变,从当时来说,为事出有因,也多是势在必然,甚至也是社会,公众肯定和能接受的,因此属于无可非议。但功过得失是更需要从后世来检验、判断的.从长远来看,有些改变在过了较长或很长的时问后,’甚至到了后世或更后世,始发觉其不很妥当或是大成问题,会觉得当初如果不是如此作为或能掌握一定的分寸那就好了。可是改变的东西往往是覆水难收,不可再生,也就是说,以往可能是无可厚非的举动.在未来的天地中竟成了一种遗憾,有些甚至是极大的遗憾。

上海城于此自然也不例外。以下是笔者从现今回首,感觉到的三大方面的历史遗憾。

一、上海拆城留下的遗憾

现在,我国各地已经非常重视历史文化的价值和意义,到处在发掘和利用历史文化资源。因为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历史文化体现了这个城市的个性与特色。尤其是古代的历史文化.还能表明一个城市文化积淀的深厚。不仅于此,许多地方因历史文化资源的缺少和失去,还特意在恢复和重建历史场景和历史建筑,开辟仿古旅游点,以增加城市的历史文化气息和达到吸引游客的目的。

在上海。上世纪90年代末就在原老城厢的中心方浜中路上,拆去沿街旧房,造起两排仿古街楼,开辟了一条“上海老街。。还在路口建造了一座高大的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古式牌楼,上题。上海老街”。此外.在附近一带的街口,还建起三座钢筋混凝土结构的古式牌楼,又建有古式戏收稽日期:2007—05一15184

社会辩学抛7年第9期垮徂安: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台一座(偶而也在此演出古装戏曲),以加重这一地区的历史气息和历史情调。

这些新“假古董”的陆续出世,还真的吸引了大批的中外观光者。每天这一带都是熙来攘往的热闹人流。但笔者每经此地,在感觉历史文化氛围于此地重起和加浓的同时,总会想起上海历史上对县城城厢,也即上海古城的不够爱护.丢失了许多真正的历史文化。别的不说,最让人感叹的就是当年拆城留给今天的遗憾了。

上海宋代成镇,元代建县,但直到明代嘉靖三十二年(1553),为抵御倭寇的侵略,县城才筑起了城墙。上海城城墙共长9里,周开陆门6座.水门3座。以后,在万历二十六年(1598)又增开小南门水门1座I太平天国期间,在北边加开了一座新北门。

城墙在建成后确实起到了御敌保城的良好作用,然而到了近代.城外租界区的发展形成了极大的繁荣,老城厢被城墙紧紧包住。对外交通梗塞,严重影响了地方各方面的发展。一些地方有识之士看出城墙的危害,早在1900年就提出了拆城之议,但此议在当时的上海引起了轩然大波。围绕此事形成了保城派和拆城派两派。保城派成立了。保存城垣公会”、。保产公会”等组织。声势汹涌。其反对拆城的理由是:。古物不可动”、“祖宗之物不可毁”,’城墙能抵挡“盗贼”抵御“外侮”回。

两派意见分歧,当道结果只得采纳一个不拆城墙、加开城门的折中方案,作为织决办法。于是在1909年7月后于西城新辟了小西门.北城新辟了小北门,东城新辟了新东门三门。县城陆门达到10座,然而这些改造只是改善了一点城内外的变通,城墙仍是一个“障碍之物”,妨碍县城发展大势没能改变。

但这以后不久,形势却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1911年11月.在辛亥革命的浪潮中,上海光复成立了新政府沪军都督府,新政权完全站在主拆派一边.迅即批准拆去这个象征封建旧时代的陈旧堡垒,拆城,填潦(护城河)工作由此得叹大举展开。

在整个拆城筑路的过程中,面对城砖一块块被卸去。原先锯齿形的联体古墙一点点被破开缺口,一段一段被削平的时候.那些始终怀着旧物不可去之思的人们,自然痛心疾首,心甚不甘。于是有挺身再作最后一试的。一位县议员代表一些守旧人士竟向当局提出应。规复上海城”的议案。其根本意思是:不仅拆城应立即停止。而且还应将已拆城墙重新修补,恢复起来。县议会在讨论时,众多议员认为“该城既已拆除,万无兴复之理”.但为郑重起见.特将此案再交给一特别审查会审查,结果审查结论是:。屹虼崇墉.巍巍高阙,非以卫民,实以殃民。。。原建议案,本审查员以为未能成立’@。

这一议员在“规复上海城”的议案中,根本性地是想保住全部的旧城墙,但他显然也知道这是逆势而为,难以实现的.困此在他的议案中,还包含了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另一建议,这就是建议至少将县城比较重要和新辟的小北门、新东门,小东门、小南门、小西门五门。特别留存,以作纪念”o。意思是拆城不拆门。然而在推翻满清,初人民国急遽发展的形势和一片热烈的新气象中.拆除旧城之势有如摧枯拉朽一般,这一建议同样也被完全否定。五城门同样也楼毁门去。一丝不留.都夷为平地。

然而当现今在如此大力挖掘和开发老城的种种特色,为此目的甚至在无奈地以。假古董”来勾勒历史面貌,营造历史氛围的时候,回想那位提出“拆域不拆门”的这一建议,却不是不可取的。我们如从新的历史视野去回溯80多年前的拆城之举.还真是应问一下:当年拆城之时,我们的先辈为什么不玲静一点,全面一点,也即能留一点余地,绘后代保留下一二座城门城楼,例。上海建城,拆城详见郑祖安《百年上海城》。学林出版社1999年版,第6页-又见郏祖安《海上剪影,,上海辞书出版杜2001年版.第9页。

@o。县议会审‘规复上海城’议辜。,《申报》1913年10月16日。185

社台科学2007年第9期郏祖安,上拇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如大名鼎鼎的小东门、小南门以及连带的一点旧城墙。如果留下这两座城门的话,那么我们现今上海的老城厢就有了真正的和硕大的古城真迹,它们能以古朴,壮观的形象.给予今日的上海城市以清晰的历史标志・它们能最有说服力地证明:我们上海的历史不是如很多人所想象的那样,只是从近代才横空出世的,它实际也是一座历史长久的、具有自己风貌特色的古城。但可惜,所有的城门,包括小东门、小南门.在那时除旧布新的滚滚洪流中.全部毁去。一笔可贵的、重大的文化遗产就此消失。这在今天如此重视历史文化和大力打造城市标志之时,实在应该说是令人痛心和倍觉遗憾的。

二,上海填浜留下的遗撼

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海城市在大规模的开发建设中。越来越注意和重视生态环境的改善和市容地貌的美化:一是在各处陆续开辟和新建了大量的绿地和公园.二是尽可能在这些地方以及条件优越的住宅小区和大型公共建筑内,开挖布置小河、小湖、小潭、小瀑布、小喷泉等。水的波光云影,不绝的流动、喷涌,给所在地和整个城市带来了灵气、柔情,大大愉悦和滋润了人们的视觉和休闲生活。

在今天,如此。无中生有”地大举开发、营造水环境,以水为美的时候,不禁让人想起了车水马龙,红尘滚滚的旧上海,历史上实际并不如现在这个样子,上海也是一座处处有水的4水城”。

20世纪前的上海,境内浜河纵横,港汉蔓延,即使城厢内外.南北租界所在的中心城区,也是如此状态。黄浦江、吴淞江(苏州河)是城市两大相交干流,与其相通较大的支流和人工河道,在中心城区就有Lo多条:外绕9里城墙的有护城河;穿城而过的有肇家浜(远达徐家汇)、方浜、薛家浜,中心河等;城厢南有陆家浜,日晖港。城厢北有洋泾浜t城厢西有泥城浜、周泾、寺浜.李枞泾等等。这些河流先前部具航运、饮用、洗涤、排承等多种功能。

但自上海开埠以后,城厢内人口日增,城厢外的乡野地区则大规模的加速城市化,转为繁荣、繁华的新城区。这些夹在市廛中的水道。由于泥沙加快淤积,河床日益变浅.变窄‘而两岸的污水源源不断地排泄河中,垃圾也大量地弃置于河岸,致各处水流污染日重。开始发黑变臭t在两岸道路增辟的同时,各河道上的桥梁却得不到同步增建,水流给往来的行人、车辆,带来了严重的不便。这样,这些河流越来越变成城市生活中的负担和市民讨厌之物。

于是进入20世纪,上海城开始了大规模的填河工作,并在大多数的旧河床上辟建了新路,以利各地的交通来往:1906年城内黑桥浜被填没,上面筑起福佑路;1908年,侯家浜填没改筑为侯家路。是年,城厢段肇家浜也开始填没,后建为复兴东路、肇周路等.1912年民国建立后。方浜、护城河先后填没,前者之上开辟了方浜中路、西路和东门路,后者建成了环形的中华路和民国路(今人民路)。在整个这段时期,城内其他大、小各浜,如亭桥浜、中心河、薛家浜等也一一被填去。整个城厢至此已不存留一条河流o。

华界大张旗鼓地填浜筑路之举,也推动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大举采取行动。1914牟至1918年间.洋泾浜、泥城浜、周泾这三条租界中心河被全部填去,在上面分别开辟了今天所称的中心千道延安东路、西藏中路,西藏南路。

经这样系统性地改天换地后,原先江南水乡遗存的自然风貌痕迹大部分被擦去.一座历史上的“水城”.便在20世纪的30年代前(陆家浜于1926年填没).从上海市中心区淡出。而当50年代再将旧城厢外的肇家浜,李枞泾,蒲汇塘等河也一一填没,改建为肇家浜路、法华镇路、蒲汇塘路等后,“水城”给人们的一丝印象存留。也最终开始从记忆里趋于完全的消逝。

①上海城厢填河情况详见郑祖安《百年上海城*.第12页.186

祉台科学2007年第9期韩祖安: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

然而,到上世纪90年代末,上海开始下定决心,投入巨力整治因黑臭而闻名遐尔的苏州河,经极大的努力,苏州河之深黑,恶臭,竟都奇迹般地消失,其水色已与相连的黄浦江水色,不再有差别。而且,令人难以想象的是,河中还出现了浮游的生物、水面上飞来了白色的海鸥。这一切,令人震撼并不由得不反思:当年上海那些看来问题极大,使人感觉非常不良的众多河道,实际都并不是不可救药的,比它们严重千百倍的苏州河尚且都能改变了,通过大力的整冶,它们怎么会不改观呢?

但可惜那时的上海,处于华界、公共租界、法租界三界分治的分割局面,整个城市不可能有统一的城市规划、统一的水利规划以及统一的河流整治规划和统一的行动。城市的河道是个网络系统。一地的问题会引起其他地方的问题,同时一地也不可能有力量解决整体的问题,更何况体制也决定了任何一界不能越界行事。于是各界只能在自己的范围内.各行其是,就事论事地皆以最简单的方法将各河一填了之.以求交通之利和一劳永逸。

上海原先和苏州、绍兴,杭州,嘉兴等江南城镇相差不大的城市水网格局,就此被破除。本来如能经过相当的整治.可以展现的众多水流四通八达的风光特色,也随之被抹去。上海虽仍有黄浦江、苏州河,但因没有众多相联的支流穿越城中,故从此不再被认作是一座“水”的都市了。

填去的东西不会再重新开挖,也不可能和不必要再重去开挖,因为这是需要花费远为巨大的人力、财力才能做得到,并且更严重的将破坏现在已经稳定的城市新格局。也正因此,现今唯有加大力度地去。造”水,到处去打造种种新鲜的水景了。但人工的东西与天然的东西。水景布置和河道网络,就如假画与真画、“小巫”见“大巫。一样的相距遥远,对此,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对当年的填浜之举及其后果会感到莫大的遗憾了。

说到遗憾,也并非笔者今天第一个生发出来和格外地多情。实际早在上世纪20年代,也即填浜造路后的10年问,就已被人深深地感觉到了。如1925年有一位作家专门写了一篇“恢复洋泾浜。的文章,文中写道:“恢复洋泾浜.就是把洋泾浜仍旧开做浜……一来不致有名无实.二来不怕自来水作梗,三来还可以在洋泾浜的两岸,种植树术、装栏杆.设游椅,到了夏天,不是成了天然的避暑招凉的好去处?四来上海已缺少幽雅的、清爽的休憩场所,一个半淞园已经居为奇货。那阴沟也似的小溪。居然当他西于湖看待……倘然洋泾浜恢复了,水流清澈。如着两岸碧树红楼。可以比秦准夜游了。”①

作者所描绘的那种美好情境,也正是现今生活于车水马龙.极目皆是钢筋混凝土楼城区中的我们的深深向往。

三、上海一些经典性历史建筑拆除的遗憾

一般来说,由于自身安全出现问题、使用功能改变等原因,城市的老建筑在经过相当的时同后,必须对其大修大改或将它们完全拆去重建。在某些历史时期,当城市总体加快进步,开发,建设比较集中和投入时,旧建筑的拆除改造就会形成较大的规模。如在近代上海的历史上,较大规模的城市建筑翻新,就出现过三次:第一次是从19世纪60年代至该世纪末,第二次是从20世纪初20至30年代,第三次是20世纪90年代至今。在这三个历史时期中,前两次集中在城厢外的新城区.第三次是全城范围的,拆除了大批旧建筑,代之以服务于新功能和代表新水平的新建筑。

应该说,经岁月摧折.风雨侵蚀,建筑的更新换代在总体上是城市演进中的正常情况,绝大0烟桥:《恢复洋泾浜》,1925年《新上海》第7期。187

杜台科掌2007年第9期郝祖安: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部分旧建筑不可能,也没有必要永久不变,但是.也不能忽视,一个城市中总有一些特别有风格特色、特别有价值意义的可以称之为建筑和人文“经典”的历史建筑,它们已构成为城市的精华和标志。因此不仅不应拆除,还应尽力地保护它们、延续它们.使之能传之永久。

但困各种原因.如城市开发,改造大潮的来到.业主对经济效益的更大追求、某些建筑质量出现问题或内部功能发生转变,还有政治变革方面的激进因素等等,一部分经典性建筑也会被轻易拆除或未尽最大的能力去维护,最后仍被毁去。从后来回顾过去,便生出了又一种令人痛心的永久遗憾。

上海城同样也是如此情况。且旧上海曾是一个高度繁荣、繁华的国际大都会,陆续建造的经典性建筑也较多,因而历来失去的比例也较大,于是留下了更为沉重的遗憾。

从城市建筑类型上来说,上海经典性的历史建筑中拆去最多的是老戏院和老电影院,也最具代表性。

旧上海是娱乐事业异常兴旺的消费城市,建有大批的戏院和电影院,其中不少是美轮美奂,造型,结构、功能都属高水平的建筑。但在20世纪80年代后的现代化开发,建设热潮中,主要因两者占地面积广,土地可用率高.许多便被拆除,在原地改建为现代化的高楼大厦。那些被拆去的经典性老戏院和老电影院主要有:新华电影院(原为夏令匹克大戏院,建于1914年),嵩山电影院(原为恩派亚大戏院,建于1921年)、长江剧场(原为卡尔登大戏院,建于1923年),蓬莱电影院(原为蓬莱大戏院,建于1928年},大众剧场(原为荣金大戏院,建于1929年)、大上海电影院(建于1933年)、瑞金剧场(原为金都大戏院,建于1938年),沪光电影院(原为沪光大戏院,建于1939年),和平电影院(原为皇后大戏院,建于1942年)等。

这些老戏院和老电影院各有自己独特的建筑风格和人文特色.如嵩山电影院屋顶是上海少见的大穹隆顶,整体形象就是一道风景线,大上海电影院高为5层,外立面饰有8根长玻璃霓虹灯方柱,观众席多达1750个,沪光电影院外墙正面用耐火砖贴面,侧面窗户为蜂巢式.内部布置中西合壁,上下观众厅地坪做成当时少见的元宝形・长=江剧场装饰华丽考究,欧陆风情浓郁,两侧建有包厢的场子精巧和典雅为当时戏院之首。一些老戏院和老电影院还各有自己的故事,人文积淀赋予了它们在城市中以特别的历史地位。如蓬莱大戏院在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以最快速度于8月7日上演了由200多名演员参加的《保卫卢沟桥》,场内外群情激昂,太大激励了市民的抗日斗志-卡尔登大戏院以演出话剧著名,曹禺的《雷雨》、《原野》和其他一些优秀剧目都在此首演。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在戏院内成立了上海话剧界救亡协会,并组建了抗日救亡演剧队,荣金大戏院是许多著名京剧艺术家、越剧艺术家的演出地。麒派名剧。徽钦二帝”、。文天祥”.。明末遗恨。,由沪上十大越剧名角(即“越剧十姐妹。)合作的。山河恋”都在此公演。皆轰动一时・金都大戏院就是1947年7月轰动国内的国民党宪,警冲突,酿成。金都血案”的发生地。

除老戏院和老电影院咀外,上海其他被拆除的经典性历史建筑就散见于各个方面了.以下只能择若干典型者予以介绍:

上海的老菜场都困占地面积大、空同可大加利用.已经差不多接近被拆光。旧菜场的建筑应该说一股都平平。有些还显得比较粗糙简陋,但至少有一座位于虹口、地形呈三角形的。三角地菜场。(今汉阳路,塘沽路、峨嵋路三路之间).不仅是旧菜场中的佼佼者,且历史已有近百年.这座菜场是19t4年公共租界工部局将1892年建成的木结构菜场拆除。翻建成三层锕筋混凝土建筑的.为解决采光.菜场中部上建天棚.楼周作敞开式,不建门户和窗门,这也有利于空气流通。能排除菜场最易积生的秽气。这座菜场为上海历史最长、面积最大.名气最响、外观和结构都不错的一家室内菜场,但上世纪90年代初却被拆去,原处拔地而起了一座商务大厦。从现今国外188

社台科学2∞7年第9期郜祖壹;上拇域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的城市情况来看.经典的老菜场都是保存下来。仍作菜场或改作小商品市场。其让人想象不到的现代意义是:它们竟成了今天城市的主要历史名胜点,例如西班牙巴塞罗那市最中心的步行街——兰布拉斯大街的老菜场。里面菜摊鳞次栉比,蔬菜水果琳琅满目。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辉煌的灯火中,来自全世界的参观旅游者的数量,要大大超过当地的买菜人。老菜场竟为巴塞罗那增添了巨大的吸引力。

每一个城市在历史上还会产生一些外貌特别或有过特殊功能的建筑物,在后世,这样的建筑物即使显出老态或者旧功能已去,但其奇貌异彩永远地为人所追寻.永远地耐人寻味。

它们是城市的一类具有特别诱惑力的建筑名胜。可是.历史上的上海,至少有两座这样的建筑物被轻易地拆除了。一座是位于福州路、山东中路转角的时报馆.建于1904年,先3层钢筋混凝土结构。这幢建筑的特别处在于:转角的正上方向上建起了一座中国宝塔式的塔楼,塔高25.64米,为八角形,各层飞檐上还挂上了铜铃。以宝塔作塔楼在上海唯此一处,遂成上海一大奇特景致。可惜先是因“危险”,拆去了半截宝塔(实际完全是可以加固维修的),以后1998年楼之所在地块要兴建新大厦,于是宝塔楼与周围房屋被全部拆去。另一座建筑是今江西中路北头靠近苏州河的自来水塔。1883年时英商在杨树浦开办了上海第一家自来水厂,为将自来水送往苏州河南岸的租界地区,从杨树浦排水管经江西路桥过河。又为了保证日夜都能供水,特在桥南兴建了一座水塔。塔高3l。5米,上有直径15.24米,深3.73米的水箱,中部置螺旋形的铁梯可盘旋上下。这座上海的第一座水塔造型优美.质地坚固,建成时为上海最高的建筑,成为上海一大奇美之景.人们从很远的地方都能看到它的身影。但后来因城市用水量增加,高楼增多,水塔的功能渐渐失去。于是被闲置起来。至1954年。大约觉得这样大而无用的东西太占地方.于是被完全拆去。实际现今世界上不少城市仍还保留着旧水塔,有的还将其转化为城市的古迹。最有代表性的当是美国的芝加哥。1871年一场大火将城内大部分建筑化为瓦砾,但水塔却未被毁去。1911年重建现代化新水厂时,这座旧水塔就被列为市内的重点古迹。到1978年还特意在水塔周围开辟了一个小公园.令全世界来芝加哥的旅游者都要到此一游。

众所周知,上海现存的经典性建筑在滨江的外滩集中最多,可以说在这条弧形的建筑带上.座座旧时代所建的大楼都称得上是经典作品。但是,如果我们追溯探究这些经典作品的建造历史,却会发现有些新经典之作是在拆除老经典之作的地基上长起来时。不免就要发出无限的叹息了。外滩至少有3幢老经典建筑已经这样地消失和被人遗忘。一幢是今汉口路口的老海关。1893年,海关当局将1857年建成、中国老衙门状的陈旧海关房拆去,改建为欧洲城堡式的新海关。新海关最大的特点中间是5层高的钟楼,这座钟楼以别致的风姿为当时的外滩勾出了一个醒目的轮廓。但至20世纪20、30年代.外濉建筑进入更新换代的新时期,当隔邻的汇丰银行翻建成气派的现代大厦后,海关也不甘落后。将此经典建筑拆去,建成了中高11层,也极为气派的新大厦。第二幢建筑是今滇池路口的德国总会。此楼落成于1907年,建筑风格为典型的德国文艺复兴式,前部两角是两个高低不等的深色屋顶塔楼,整体各部分错落有致。外部雕刻精细考究,内部装潢富丽堂皇。这幢如诗如画般的大楼,堪称当时上海最美丽、最浪漫的建筑。此楼后因德国战败,被中国银行收买。在外滩建筑更新换代,贴邻沙逊大厦建成以及自身功能要提升的情况下,此楼也被不顾重要与否地拆去.1937年在原地建起了与沙逊大厦高度接近的中国银行大厦。第三幢建筑是今金陵东路口的原法国领事馆。落成于l896年,为法国文艺复兴式的风格。高为假三层,最大的特色是立面为连续大拱圈柱廊,四坡顶屋面,楼前还有一个铺有草坪的庭院。在外滩极目皆是大楼,除北头原英国领事馆外,唯有此处还见有这类西式庭院。1986年此地要建光明大厦.便将此楼、此院都平去。新建的光明大厦不仅挤灭了这一经典的历史建筑,而且还以突破面江前沿所有建筑的新高度,破坏了历史外滩的天际轮廓线。

189

杜台科学2007年帮9期郑祖安一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所史遗憾

除上面提到的这些建筑以外,上海历史上非因战争破坏原因而已消失的经典性建筑主要还有: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上张园内的“安垲地”楼,大华饭店主楼、沧州饭店主楼,汇丰银行大班住宅。北河南路(今河南北路)上的沪北钱业会馆建筑群、天后富,海格路(今华山路)上的德国新福音堂,博物院路(今虎丘路)上的阿哈龙会堂、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外滩的。欧战胜利纪念碑。等等。所有这些已逝的经典建筑,现今我们只能从老照片中才能看到它们的身影,体会它们昔日曾有的夺目风果和岁月辉煌。

可以这么说,即使像上海这样的大都市.论经典建筑总体上也不可能很多,因此它们无疑曾是上海的颗颗明珠。如一个延续数代的家族总有些“传家宝”一样,它们是上海的一笔特殊的,无价的财富。其中有一些还可以认作为我们的。镇市之宝”。失去它们,等于如一个家族丢失了珍贵的传家宝一样.在今天如此珍爱历史建筑,高度重视历史文化的新时期,自然更觉令人痛心万分的了。

四、必须谨慎对待现今的城市历史遗产

遗憾也罢,痛心也罢,上述种种都已随流逝的岁月化为乌有。毁去的东西不可能生命重回,即使按照原始的图纸,最初的留影,尽最大能耐去仿制、恢复它们的原貌,但少了时代的印迹、历史的尘埃.假古董无论在气质和神韵上,都已不可能回复到它们的原态和本质。例如近年在原来的上海北火车站.以先进的技术完全按照原样重建了1909年落成的车站大楼(原建筑毁于1932年。一二八”事变的炮火)。这座重建的大楼清新、美观,形象逼真,但横看竖看,总觉得它少了历史建筑所特有的那种质朴和厚重。多了时尚的脂粉气,因此虽然亮眼,但已没有我们所需要的那种“根。的亲和力和感染力。

在城市中,现在迫切要做的事已不在于恢复那些已经失去的东西.不在于重塑历史场

景,而首先重在如何现实、正确地对待仍还存在的数量庞大而又矛盾多多的城市历史遗产,如何慧眼认定,坚决保住和保护其中那些有价值的,包括不少经典之作的城市精华,以防止出现我们的前辈给后代留下的那种遗憾和痛心。为达到这样的目标,以下两个方面是现今我们必须高度重视井大力呼吁和提倡的:

1.对待城市历史遗产.不能强调一个“旧”丽弃之,对之应改变“破泪立新”的传统观念每个城市部从历史上内容叠加地继承下来一个老城区,其中包括老的自然、人文景貌,大批老建筑和老设施等。因它们多留有岁月沧桑留下的痕迹.以往我们总把它们看作城市的旧区,城市的旧建筑.旧设施。但现今从城市遗产的文化高度.从历史文化所具有的财富意义出发,这一“旧。字已经不当。而应改成“历史”才比较准确。即应将它们看作和唤作。历史城区。.“历史地区。、。历史街区”、“历史建筑‘、。历史设施”等。这一改动的意义,并不只为求字面的变化.而是对城市遗产及其蕴涵的历史文化的尊重和重视,是对它们在新时代的地位和意义的重新认识和积极肯定。今天。只有在确立这一新概念和传统思想获得根本转变的前提下,我们才不致在急进的城市改造中,在开发、建设的大潮、热潮中,轻率、急躁,不顾未来地行事,以造成新的历史遗憾。

要改动这一。旧”字,还有更具体的社会原因。长期以来我国普遍存在着“破旧立新”的思想和习惯,这种思想和习惯在社会上甚至已到了根深蒂固,习以为常的地步。仿佛旧的东西总是不好的,必须将其改掉、去掉,推翻掉,“旧貌”必须都换。新颜”。然而这一原则用之于城市遗产,却是要具体分析和具体对待的,对于有价值的城市遗产,则是完全不适用的。一旦采用这个原则.城市的精华,甚至那些经典之作、镇市之宝都会毁之一旦。最终,城市真实的、可加追溯的历史及其文化将在城市层面上就被抹去和替换掉。自身以久长的时间锤炼而成的城市个性将被190

社会科学2007年第9期郁祖安:上海城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动摇和湮灭掉。这是我们极不希望看到的可怕恶果,这个恶果会给我们的后代继续带来无穷尽的遗憾。

上海是我国最大的历史文化名城,在百年历史发展中,形成并给我们留下了特别博大、极为丰富的城市遗产。对于这一特殊的城市,我们尤应以高度的洞察力和非常谨慎的耐心和容忍度,从被历来认为的大量“旧区”、。旧建筑1之中去梳理、去发现、去积极地保住一切有历史意义及有价值之物。这不仅是为了能在城市层面上保留住更多的历史印痕,更为了能留下可区别于国内和国际上其它城市的上海文脉和上海个性.使今天的新上海继续可拥有其不可替代的独特风采及深厚魅力。

2,各级政府是城市优秀遗产保护的最重要和最有力的责任者

历史上一些优秀历史建筑、优秀历史设施的私人和机构所有者,从自身的利益或自身的需要出发,不知或不顾它们的特殊性,即它们的社会价值、长远意义及包藏的最佳经济利益,将它们拆去平除,另行进行新的开发。除有特殊的原因外,也显示了他们在文化认识,历史视野.社会责任等诸方面的局限性。但是作为每一个个体,一个局部,尤其是处于以往的旧时代、旧时期,受当时的局势和环境的种种制约和限制,这种局限性往往是自己难以明白或者难以克服的。

今天,时代已经大变,知识已经普及,文化进步已经大踏步跨进历史文化领域,历史文化已经成为推动经济和社会前进的资源和动力。但是即使如此。作为每一个个体,上述的局限性依然是存在的。如在对自身现实利益的比较中或对自身需要的更大追求中,一些优秀历史建筑、历史设施的所有者、使用者,同样也会像以前的一些人那样,因为缺乏文化积累和历史远见、没有整体和全局观念,缺少甚至丧失社会的责任性等,以致也会做出让当代和后代都会觉得遗憾的事情。、

在这样的情况下,城市各级政府的责任和作用就是极为重大和无可替代的了。我们现今已经建立了统一的、先进的市政体制。政府是全面的、具有权力的最高管理者。它要管理好一个城市方方面面事业的正常运转,其中包括必须管理好历史上遗留下来的整个城市遗产。并在这笔遗产的基础上去开发、建设、调理好所在的城市。这中间,它在保护好城市的一切精华、保护好城市的历史文化方面负有重大的责任一在继承城市遗产和开发、建设中保持新老城区之间的和谐协调、保持自然与人文环境之间的和谐协调、保持新老建筑和新老设施之间的和谐协调等等方面负有重大的责任。为此,现在的政府应该能超越以前的政府,超越城市中的所有历史建筑,历史设施的个体和机构所有者、使用者。在对待城市遗产及其历史文化上,各级政府应充分地具有全局的观念和博大的胸怀.应能高瞻远瞩即有历史和未来的远大的文化视野,同时还应有如考古发掘时那种瞻前顾后、小心翼翼的态度和方法,非常认真而谨慎地作出每一有关的决策和对待城市遗产的每一实体。为了能达到这一状态。政府除了要强化自身对城市及其历史的深入研究和深刻认识之外,还应采取一些辅助的方法。例如建立一个能够强有力的、非常有效的能统合这一工作的最高管理机构,并建立一个正规的专家委员会以及形成规范的咨询、论证制度,这个专家委员会必须由包括所有相关专业的确有真才实学的专家组成o.他们能够从宏观和微观两方面负责地提出重要思路,并能论析城市以及要实施这一切的长远的利弊得失・又如对决策可以采取较长公示的方法,一为主动吸引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和参与,甚至讨论,以扩大影响和形成社会多角度的监督和台成共识.第二很重要的是,可延缓决策的落地实施,使之有一个必须的较长的时间检验等。这些辅助的方法,尤其对决策和实施重大城市遗产的改造,即开展这方面的大工程时至关重西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和运作t市政府。上海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专业委员会。已在今年7月5日正式公

布成立-本人作为上海地方历史研究者,也忝刊为该委员会专家.希望I三L后通过这十专业委员去,上海的历史风貌保护工作将能有更大和更切实的提高。19l

杜台科学2∞7年蚺9搠郁祖安t上海斌市建设发展的历史遗憾要,一定要坚持地予以配置。

应当看到,现今的上海在对待城市的历史文化遗产方面已经出现了一个较好的局面。市政府已正式确定了中心城区的12个历史文化风貌区和市郊的32片历史文化风貌区,又分四批公布了632处优秀历史建筑的保护名单。在这些工作中间.最重要的是还制定了对全社会都有意义.对全社会也都有约束性的相关法规。2003年1月上海正式施行由市人大通过的Ⅸ上海市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保护条例》,这一条例从法律上具体明确了上海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的确定原则,保护原则,还具体明确违反条例规定的法律责任等等。

但从历史和未来的角度出发。这里想强调的是,法律尽管是严肃的,违反法律的后果也是严重的.但法律平时是载于纸面之上,并不是紧随每天之身的,因此社会上不知法,不懂法,藐视法律、知祛犯法者永远会大有人在。如尽管从1986年就开始公布上海优秀历史建筑的名单。但有少量的建筑物业主,居然在知道其是优秀历史建筑的情况下,仍是糊里糊涂或是敢冒天下之大不违,将其予以全部拆除。如位于陕西北路上的托益住宅建于1920年,中间上下两层系以立柱相隔的连续拱圈,两端加城堡式的三层塔楼,装饰细腻。但上世纪90年代初,业主为取得自身更大的实际利益,将其拆得一千二净①,又如淮海中路1610弄西班牙式花园住宅逸村内的4号,业主为了加建地下室,竟大动干戈。无视法律,将旧楼全部拆去以图再造新楼⑦。近年。在已是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外滩。个别出售世界名牌商品的面扛精品屋,为扩大商品的广告效果和经营的方便,竟在绝对不能更动结构的外墙上破墙改大窗户面积@。这一些典型例子.严重地提醒我们.拆屋之举虽然只是少数.但隐藏在后、不为人知的修改优秀历史建筑结构和细节,可能是普遍存在的,业主在这方面胆子也较大或比较地不以为然。

拆屋、改动都是瞬间就能发生,立即就可改变优秀历史建筑命运,为了不致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光有法律看来还不行,除了加强宣传以外,各级政府还得加强对历史文化风貌区和优秀历史建筑的监控,建立严格的城市查察制度.进行定期的追踪检查。以这个制度再加上其他种种比较完善,有效的方法。也许可以较大地避免散藏在城市内里种种隐患的滋生,避免上述历史上的那些遗憾再度发生。、

(责任编辑:王恩重)

TheHistoricalRegntsofUrbanRenewalsinShaⅡghai

Zhengzu’aIl

Abst朋ct:Wec锄行ndIhalthc佗a化m帅ywmngsanda氐ermathsinrcs仃op∞tingthehundredhistoryDfurbanr跏ew8IdcVcIopme眦明dconstnIction.nSh卸ghaiThisanicIoputfonv盯d锄dstudiedthcthrcchi豇0rjcalrc哥ets.nIhjsa5pcccusi“gcomp盯is{on,rc订ecfion埘1dsome托p仲senwiveex湘pIesit锄Phasizcdtheimport锄ceofcu仃enturb孤hi咖ricallcgaci%p∞t∞tion.

KeyWords:Urb帅Legac{cs;Historica|Rcg∞皓;F8InousUrb卸Protedjon

@娄承i告。薛顺生:q消逝的上海老建筑》,同薪大学出版社2002年履,第138页。

@《优秀历史建筑竟被擅自拆除》.{解放日报*2∞4年3月12目.

0顾嘉建:《外滩建筑跻身世界文化遗产j,《新民周刊》2∞3年7月.文称。……但问题是.在专家看来.对外滩建筑群

的保护力度还远远不及利用程度。一方面很多建筑年久失信.一方面某些建筑还在破墙开店+甚至利用上了面朝黄浦扛的主立面。。据笔者的实地了解.十别进人外滩的世界品牌店.是在面扛的店墙上改动窗户框架,以扩大橱窗面积,加大商品广告效累。但这个举措同样也是违反有关j击规的.有损于优秀历史建筑的保护和传承.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