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伯伦散文诗 散文诗和纪伯伦(2)

来源:编辑    日期:2018-09-28

散文诗和纪伯伦

近年来我国盛行散文诗的写作和出版,说明了审美趣味和

鉴赏力向简洁、淡雅、凝练的语境转移。当然先是变化了的

生活方式提出了这个要求,同时外来的启发和相应的借鉴也

不可忽视。其实,各国历代散文诗的写作者是很多的,多得

在风格上从来没有统一过。我们所熟知的屠格涅夫和波德莱

尔,他们二位就把自己的某些作品确切地标明为“散文诗”;

还有一位更熟知的泰戈尔,虽没有自称为“散文诗”作者,

他的《飞鸟集》《吉檀迦利》等名作已从二三十年代起影响

过我国不少作家。但是,世界上还有一位散文诗名家,论从

质或量来说,均堪与以上诸位比肩,他就是阿拉伯世界的纪

伯伦。

所谓“散文诗”,顾名思义,是具有散文抒情特征的诗。

这就是说,它首先必须是诗,其次在抒情手法上相当随和地

接近散文。它不同于格律诗或自由诗,不仅在于消极方面它

不分行,更在于积极方面它具有一般分行诗所缺少的散文美,如内在的韵律,宽广的抒情层面,以及在一定程度上不

排除逻辑思维;它不同于诗意的散文,则在于体裁的短小和

诗质的致密,或者不如说,诗意的散文归根到底是散文,而

散文诗实际上就是一种形式特别的诗。至于作者之间,他们

则以各自作品内容的独一无二性而互相区别:屠格涅夫和波

德莱尔在散文诗写作上的内容和风格之不同,恰如二位的国

籍和姓名;而他们之于泰戈尔,其不同程度更如欧洲之于亚

洲。正是这个缘故,纪伯伦就是纪伯伦,尽管他和以上诸位

都写过散文诗。

纪伯伦以《旧约》式的简练文笔和宗教式的虔诚情绪,通

过疯人、诗人、哲学家、先知、前驱、流浪汉、人子耶稣之

口,歌颂了生命、自然、天真、纯洁、美和爱,表达了对和

谐完美的向往、对丑恶黑暗的憎恶,通过诗情画意显示了对

人生各个方面如性爱、婚姻、子女、友谊、社会、时间、死

亡等等的透视和彻悟,使读者所得远不止于一般的审美愉悦。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了一卷本《纪伯伦文选》,包括作

者各个时期的代表作,如《泪与笑》《疯人》《先知》《先

驱者》《沙与沫》等;今年1月份出版的五卷本《纪伯伦全

集》,除以上所选外,还增加了过去未曾译介过的名篇如《叛

逆的灵魂》《被折断的翅膀》《珍趣集》《人子耶稣》《先

知园》等,并且还收有他创作的插图和绘画作品百余幅。这

两部纪伯伦文集的出版,对于没有读过他的任何作品的读者,无异为他们打开一座宝库的大门;而对于已经进入这座

宝库大门的读者,则无异为他们准备了一幅便于登堂入室的

导游图,或者一份聚珍目录。至于我国散文诗的写作者相信

他们对于散文诗的写什么和怎么写,至少会有与过去所见不

大一样的领略。

据新版《不列颠百科全书》,纪伯伦是“黎巴嫩裔美国哲

理散文家、小说家、神秘主义诗人、艺术家”。为什么这样

说他呢,他不是属于阿拉伯世界的么?原来纪伯伦(全名为

纪伯伦?哈利勒?纪伯伦)虽然出生于黎巴嫩,具有阿拉伯

血统,但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美国。1883年他生于黎巴嫩北部贝什里一个基督教牧民家庭,当时为土耳其奥斯曼帝国

所统治;12岁(1895)随母亲去美国波士顿谋生;15岁(1898)

他被送回故国,进贝鲁特希克玛学院学习阿拉伯古典文学,

同时进修绘画艺术已露才华;18岁(1901)因思想激进、创办呼吁民间疾苦、被认为带有叛逆性的刊物《真理》而被驱

逐出境,重新返回美国家中。后不幸家中遭遇变故,母亲、

长兄和小妹相继亡故,只得带着大妹以写作和绘画为生,这

时认识一位终生资助者M?E?哈斯克尔先生,后者为他谋得

赴巴黎深造造型艺术的奖学金;1908年师从大艺术家罗丹学习雕塑,由于在诗歌和艺术两方面的成就,被罗丹戏称为“二

十世纪的威廉?布莱克”(因为后者也是一位诗人兼铜版雕

刻家),这个评语日后经常为出版界作为广告采用;1910年

重返波士顿,1912年移居纽约,与其他阿拉伯作家组织“笔

会”,直至1931年(48岁)逝世。由此可见,纪伯伦在故

国黎巴嫩,前后只待过15年,在法国2年,在美国生活了

共31年,这就是《不列颠百科全书》所以那样称呼他的缘

故。须知当年,由于民族、宗教等原因而移居美国的阿拉伯

作家很多,纪伯伦不过是其中之一。他们在创作生活中致力

于将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融为一体,为世界读者作出了重大

的贡献。纪伯伦在中国是他们中间最知名的一位,看来不是

由于他的绘画,也不是由于小说,而是他的天籁自鸣的散文

纪伯伦经典散文诗

纪伯伦简介

卡里·纪伯伦(Kahlil Gibran)是黎巴嫩阿拉伯诗人、作家、画家。被称为“艺术天才”、“黎巴嫩文坛骄子”,是阿拉伯现代小说、艺术和散文的主要奠基人,20世纪阿拉伯新文学道路的开拓者之一。其主要作品蕴含了丰富的社会性和东方精神,不以情节为重,旨在抒发丰富的情感。

纪伯伦的作品独具风韵。他的文笔轻柔、凝练、隽秀,宛如行云流水;语词清新、奇异、俏丽,色彩斑斓夺目;哲理寓意深邃,比喻别致生动,想像力无比丰富;加上那富有神秘格调的天启预言式语句,还有铿锵有力的音乐节奏感、运动跳跃感,构成了世人公认的热烈、清秀、绚丽的独特风格,被世人誉之为“纪伯伦风格”。

纪伯伦被誉为“旅美文学家们的头号领袖”、“旅美文学的旗手和灵魂”。他在诗歌、散文、小说的创作上不落窠臼,开一代文坛新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不仅当时的“旅美派”作家中无人能比,就是当今阿拉伯文坛上也很少有人堪与之相提并论。他的传世佳作,轰动了美国,传遍西方和东方。在我国,他的作品是仅次于《一千零一夜》的阿拉伯文学第二大畅销书。

纪伯伦经典散文诗

沙与沫(冰心 译)

船的到来(1)(先知)

拔锚启航(先知)

死(先知)

美(先知)

逸乐(先知)

祈祷(先知)

善恶(先知)

时光(先知)

谈话(先知)

友谊(先知)

教授(先知)

苦痛(先知)

自由(先知)

法律(先知)

罪与罚(先知)

买卖(先知)

衣服(先知)

居室(先知)

欢乐与悲哀(先知)

工作(先知)

饮食(先知)

施与(先知)

孩子(先知)

婚姻(先知)

爱(先知)

共 1页26条记录